由于历史悠久,在老北京几乎到哪都会有一些让你意想不到的灵异事件发生。而在这些灵异事件中,传播得最广泛的莫属北京地铁灵异事件。去过北京的你在搭地铁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你是否听说过轰动全国的北京地铁真实灵异怪事?
  在老北京几乎遍地都是孤魂野鬼,而当作出修地铁的决定时,显然引起了这些魂魄的不满。因此,在工程开始动工的时候,经常遭遇到问题,而且很多问题都是无法解释的。在工程刚刚开始的时候,经常会隧道坍塌、大石阻道甚至是施工人员受伤的事情。
 
  传播得最广泛的莫属北京地铁灵异事件
 
  据说,施工队在施工的时候在隧道里挖出了很多尸骨,而且都是历史悠久的。因此有人怀疑是因为地铁施工惊扰了这些孤魂野鬼,才会导致施工工程进行得如此不顺利。因此,便请来了得道的高僧,连做了好多天的法事,请求神灵僻佑施工。
 
  高僧做法驱鬼
 
  而高僧在做完法事后,向相关负责人提出,为了与这些魂魄达成协议,必须保证在每晚23点以后(子时之前),关闭地铁,然后让列车空驶一个往返,将被惊扰的魂魄安稳的送回原地休息。而相关负责人同意了。说也奇怪,从这以后,工程进行得非常的顺利。
 
  而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繁华,很多人对于北京地铁依然坚持在晚上23点前关闭表示了不满。但是却没有人敢提出质疑,因为在北京地铁有的时候还是会有阴气较重的人会看到一些孤魂野鬼在身边出现。
 
  所以,直到现在,北京所有的地铁关闭时间都从没晚于23:00,因为那就是子时的开始,所有灵魂休息的时刻。
 
  真实事件
 
  1996年8月14号晚,阿华从菜市口的家里出来,赶往宣武门环线地铁。那时已经很晚了,大概是22点过半,一路小跑的他心急如焚,因为怕来不及换乘一号线地铁。
 
  地铁灵异事件
 
  他要去苹果园站,是一号线地铁总站。阿华赶到复兴门的时候,末班地铁还没有发车,那时已经临近23点,他坐在末尾一节车厢里,喘着粗气,庆幸没错过这趟车。
 
  列车一站站的前行,车厢里除了他还有几个人,阿华瞥了那些人一眼,一个个看上去都灰头土脸的,衣着烂褛。他心想,哪里来的乞丐,可不要找我讨钱。
 
  八宝山地铁灵异事件
 
  他便躺在座位上,不再去看那几个人。他假装闭目养神,这时传来语音报站的声音:“列车运行前方,八宝山...”列车离开“玉泉路”开向下一站“八宝山”。
 
  进入隧道没多久,相邻几节车厢的灯光突然灭了,周围一片漆黑,阿华看了下,也没当一回事。过了一会列车开始减速进站,他向外看,外面站台的灯光昏暗,好像是停电了,大厅里只开了些应急电灯,并且灯光是红色的,四下昏暗,墙壁有些残破,好像是翻修中的样子。阿华继续躺着休息,这时听见对面的人说话:“我们到了,各位就在这里分开吧。”
 
  阿华听见坐在对面那几个人一边下车一边相互道别,之后就是车门关闭的声音,接着是列车启动的声音,他依旧似睡非睡的躺在那里。过了一会,车厢的灯又亮了起来,恢复了照明,阿华睁开了眼睛看,紧接着就听到传来语音报站的声音:“八宝山站就要到了...”
 
  阿华一楞,“八宝山?错了吧!”他抬头看列车线路图,找到了八宝山站,他又看前面一站的站名,是玉泉路站。
 
  八宝山地铁灵异事件
 
  这时列车缓缓进入了站台,停稳,阿华透过窗口看到,外面的站牌,确实写着八宝山站。他有点糊涂,有些害怕,觉得非常奇怪。可当时他并没有多想,只是想办法让自己保持镇定,因为没有人上下车,而此刻车厢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地铁遭遇灵异事件
 
  多年后阿华才说出此经历,我觉得很有意思,莫非地铁开进了别的空间?后来一朋友找到“内部资料”,北京地铁有很多未开放的车站,当初在建设一号线的时候,出于军事考虑未对外公开。地铁每一站都有自己的编号,部分没有公开的地方,被称为“消失的车站”。
 
  阿华藏在心中多年的谜团正要揭开的时候,提供“内部资料”的朋友,又来了电话,那些消失的车站,是在苹果园以西的沿线上,并没有在八宝山一带。阿华遇到的灵异事情,可能与这些消失的车站无关。
 
  内部人员亲述
 
  晚上被一帮哥们叫走,因为我们其中一个哥们已经一年半没有出来跟我们见面了。虽然我还在感冒不舒服,但是想想好哥们一年半没见了,还是应该出来,因此大半夜的出去找他们。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有病,去了聊的确实很高兴,但是也给自己吓得半死。
 
  哥们在地铁工作了十几年了,一直是技术的骨干,说实话我们都劝他早点离开地铁。时光荏苒,一晃十几年了,我们早已打消了这个念头,哥们干的也不错,受到领导的重视。
 
  但是由于从事的是跟铁轨有关的技术工作,因此绝大部分上班时间都是在晚上,因此这也给灵异事件的遇见创造了条件。总之今天从我到了酒吧到离开,全都是这些事件,我简单的写几个做个记录,将来印证看到底是真是假。
 
  事件一雍和宫地铁站的抬轿子事件
 
  据说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不久前,而且整个地铁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每天晚上站台都有值班的工作人员,雍和宫地铁站的值班一个小男孩有一天晚上看到站台上有人太轿子,就是古代那种轿子抬轿子的人也穿的是古代的衣服。总之第二天这个小男孩就坚定的辞职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地铁职工的群里。
 
  事件二-无头尸与十号线未开通的那两站
 
  大家都知道地铁十号线没有贯通,有两站还在修。据说主要问题是地铁的十号线确实有点邪。地铁十号线第一次开通每天早上第一班车在工作人员叫做蹚道车,这趟车是不载人的,主要任务是趟趟道,看看线路有没有问题。
 
  而这次蹚道车走完全程以后在检查车的时候发现车辆的中部车厢有血迹。因此司机及时上报了情况。而由于属于线路管理,因此我哥们他们接受了情况,工作人员在地铁里车厢里边开始检查,其中有人在十号线其中一个站附近发现了铁轨边上好想有一个类似包袱的东西,后来分析是死狗,因此调度决定在结束运营后晚上探伤的时候把尸体处理掉。
 
  结果晚上派了两个年轻人去处理,据说到那里其中一个就吐了,因为不是死狗是死人,而且没有头和四肢,只有胸腔。
 
  后来分析从监控里边以及从管理上分析都不可能有人能够进入铁轨,而且是在非运营时间。并且这个尸体到底是谁至今没有结果。监控没有拍下有人进入铁轨的视频。离奇的是后来这个地方出现过铁轨自动扳道岔的事件。
 
  事件三-有人被看不见的东西推下铁轨
 
  早就听说很多所谓卧轨自杀的人未必是真的自己跳下的,今天哥们说事实上就是,但是地铁内部不允许说。其中一个案例他们内部都看了,就是一个人等车的时候突然往前趔趄了几步然后头朝下掉了下去,被进站的火车压死。
 
  问题在于监控里边那个人身后是没有人的,最后警方调查的结果是当事人突发低血糖,昏厥。这个结论所有看过视频的人都无法接受。
 
  事件四-雍和宫
 
  所有地铁员工都不愿意在雍和宫站工作,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因为晚上这里发生怪事最多,而且晚上总是有很多人进进出出,值班的人都见过。因此大家都不希望在这里值班。
 
  最后听了一晚上,自己内心很忐忑,以后类似的事情还是不听了。
 
  另外事件
 
  北京朋友跟别人合租,合租的姑娘每天下班需要坐地铁一号线到复兴门换乘地铁二号线,然后回家。
 
  某天,晚上十一点多了,这姑娘还没回来,朋友急了,打电话是盲音,只好等着,快十二点了,那姑娘打电话给他,声音都哆嗦了,叫他下楼接一下,实在是吓的腿软的走不动路了。
 
  等她缓过劲来,大家问她怎么回事,她才说出来。
 
  她六点多上了地铁,然后到复兴门站,准备下来换二号线,结果走来走去,发现找不到进二号线的门了,于是她认为是地铁在维修,决定去建国门换乘二号线,结果神妙的地铁在建国门站压根没停,直接过去了。
 
  北京的朋友应该知道,地铁过站不停这事并不是绝对没有,积水潭就有段时间不停,但是广播里会通知。建国门站没停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通知。
 
  于是她暴走了,决定下一站下地铁,坐公交车回去。
 
  好歹这一站是下成功了,也走到了地面上,上了回家方向的车,车上的人很少,但是每个人都很奇怪,坐的笔直,想像一下公交车上一堆老百姓坐的跟解放军一样,是多奇怪的事呀~~
 
  又坐了几站,上来一个男人,车上很多空座位,他径直走到那姑娘面前,说:“你干嘛坐我的位子。”那姑娘是彻底给吓傻了,立马奔下车。
 
  结果发现根本就是一荒郊野外,连个公交车的站牌都没有,也没人。站在路边上哭了半天,冒出来一个北京消失N久的黄色面的,司机愿意载她回家,她估计真给吓傻了,完全没多想就上车了。
 
  还好这车没什么事,把她送到楼下,就走了。
 
  她说完这事,还问我朋友为什么不接她电话,她说她在复兴门找换乘的时候打过他两次电话,但是都没人接。我朋友拿手机看,完全没有来电显示的记录,唯一有记录的,就是她在楼下打的那条。